白杭

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瓶邪】一个人的时候真费烟

从床上猛地坐起,急促地喘了几下,几滴汗珠从鬓角滑落。原来是虚惊一场。
啧了一声抓抓身边早已清醒的人的头发。
“我想抽烟。”
那人额发稍长,一只手抬起握住在头上作乱的手,抿着嘴并未作答。
挣扎不过,挑起眉:“偶尔抽一次又不会死。”
“吴邪。”他顿了一下:“对不起。”
想起胖子今个下午把他拉到一边贼眉鼠眼聊了好一会,面容有些扭曲:“那个死胖子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每次你一想我,就会抽烟。”
妈的。

评论(4)
热度(38)

© 白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