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杭

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有了爱人要做的事

*大学生设定,姚望大三,杨业明大一
*人物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感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贰·一起在春天时乘火车
姚望把玩着手里的票:“张齐凡给的?”
杨业明挑了几件衣服叠好塞进行李箱:“嗯,说我最近状态不好,拍不出感觉来,还不如去散散心。”
”这样说是没错······但是,单程票?”
“额,对。”杨业明坐在床沿暗暗翻着白眼:“学长说抽奖的时候是还有返程票的,但是他找不到了。”
他把膝上的衣服放到一边,拉下姚望在脸侧亲了一下:“我看好几个航班,你再选一下。”
”杨业明你神经病啊!!!“
说到底,他的姚望是只害羞的小猫呢。
杨业明想。

“杨业明,这里的火车票和我们那边的不一样哎,好小巧的感觉。”
杨业明接过来看完又还给他:“是不一样。”他看了眼身边的人群,把姚望搂到自己身旁:“你小心点。”
姚望好奇地向前探:“我怎么没看到安检?”
台湾偏南,温度比大陆要高一些,姚望倒是穿得厚了,额头沁出汗来。
杨业明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把他额上的汗擦净,又撩撩刘海,整理出好看的样子。
姚望任他摆弄,手臂悄悄绕到杨业明背上,稍稍用了点力将背包托起来。
可不能累坏了这个大傻子。

张齐凡去过几趟台湾,对铁路便当念念不忘,临走前强烈建议两人要试一试。
两人上车的时候外面开始飘雨,姚望帮着杨业明把包放好,坐下来就开始倚在杨业明肩头眼巴巴等着饭来。因为张齐凡说便当里肉很好吃。
杨业明把汽水盖拧开递给姚望,看他微微站起调整了一下姿势又坐下去:“你坐得舒不舒服?”
“不舒服”姚望看了看窗外。
杨业明往一旁坐过去一点,引得姚望诧异地望向他:“那我往这边来一点。”
两人的手腕处原来是相叠着放在杨业明腿上,姚望笑起来,手腕用力把他拉回来:“不用,我以为你说我坐飞机坐的舒不舒服。”
姚望眉间有疲色,杨业明额头低下去抵着姚望的:“睡会吧。饭来了叫你。”
他耸耸左肩:“睡这。”
姚望困的时候乖乖的,他闭起眼,伸手捏住杨业明的袖扣。
杨业明勾起唇角,手臂往回缩,小心翼翼地用手包住姚望无意识蜷起来的手。
这雨,真是缠绵极了。
是春天来了呢。

姚望兴奋地要了黑胡椒猪柳便当,杨业明咬咬牙要了一份八角素食便当。
以肉为命的哥哥吃得不亦乐乎,小明弟弟在手机上记录了一下卡路里,发现没超标,顿时满意得很。
杨业明刚咬下第一口香菇,就听见姚望咦了一声。
“怎么了?“
姚望嘴里咬着一块肉,发音模糊不清地转向他,杨业明凑过去,发现肉块下面有一片小西红柿。
杨业明哭笑不得。他放下筷子,同样转过身去,双手抓在姚望手臂上。
“别动啊。”他叮嘱道。
姚望睁大眼睛,瞳孔里杨业明的身影越发近了。
杨业明歪头咬住那片西红柿,慢慢后仰了身子。
那人就咬着肉愣在那儿,傻傻的,一点都不符合他平时活泼稳重的形象。
某只哈士奇顿时玩心大起,把一动不动的山茶花拉到自己怀里,在他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要求道:“吃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杨业明你有毒啊!!!!!”
姚望发现台湾火车上竟然没有提供可以钻进的缝,他表示很不满意。

杨业明吃完便当,突然发现身边人还在目光迷离地扒着米饭,桌上看看,窗外看看,行李看看,乘客看看。
就是不看他。
他捏住姚望的下巴,轻轻转向自己:“怎么不看我。”
意料之中一声否认:“我一直都看着你的。”
姚望小心脏颤着抬眼,却看杨业明舔了下唇,唇上微微的水渍诱惑极了,像是烈焰,又带着草地的芬芳。
亲一下吧。
就亲一下。
一下就好。
姚望想。

快到站的时候雨终是停了,一丝丝亮光穿破云层,在空中显现成好看的图案。
”杨业明,我们等下去先去十分车站,晚些再去九份老街吧。”
“行,晚些天灯放起来好看。”
我们,可是有很多话,想要对对方说呢。
对吧。
我的爱人。

评论
热度(15)

© 白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