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杭

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失控(1)


这个夏天比以往更闷热,这种感官上的折磨在大巴的空调坏掉以后就更加明显了。从前窗向外看,热气把远处蒸得躁动起来,倒是路旁一树树的绿遮出了一片阴凉,勾得人心颤。有人忍不住将车窗拉出一条缝,随即便被热潮扑得一头汗直冒,只能愤愤骂了一句又将其关上。
林澜瘫在座位上,哼哼唧唧凑到苏言面前:“苏宝宝,你看我前几天刚染的头发是不是已经掉色了。”
苏言的刘海贴在额前难受得很,他从包里掏出纸巾用力擦了擦:“是啊,你那三百多块白花了。”
林澜哀嚎着回头找会长算账,会长把扑克牌拿出来,赔着笑找人组局。苏言自觉牌技差,坐在位置上给自己剥了颗糖,含了一会发现味道不太对,还是皱着眉把糖咬碎了咽下去。
打牌的几人声音大起来,林澜嫌扭着身子出牌麻烦,对着后排哥们说帅哥我们换个座位呗。
男生戴着黑色棒球帽。帽檐压得低,只能看见卷起皮却形状好看的唇。他轻轻挥开旁边会长伸过来调戏的手,应了一声便倾身向前。
阳光用力透过玻璃拍在脸上,苏言觉得整个神经都消极怠工起来,他迟钝地感觉到身边一空,抬眼看见一陌生人倚着前座的靠背冲他笑。
“解陌,文艺部的。”
解陌把帽子摘下,捋了一把刘海又重新戴上,墨黑的眼睛里是漫不经心的笑意。
他点头:“苏言,办公室的。”
本就是不熟的人,两人打过招呼便没了交流,苏言继续找着阴凉的角度想要睡一会,半梦半醒间看见解陌修长的手按在左耳耳机上,对着输了牌过来闹腾的会长露出烦躁的神情,倒还是帅得发光发亮。

苏言是被林澜摇醒的,车里的人都在排着队准备下车,外面的天黑得彻底,苏言低头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干事们一边拎着行李准备下车一边懵逼地前后问为什么这边的店十点就关门了,导游在车前温柔地解释说这里是北方,还是老城区,关门都是很早的。
才十八九岁的年纪,个个的胃都是无底洞。十几个人把行李放好,浩浩荡荡走在微窄的路上,最终在街角发现了一家烧烤店。
“终于能喝着正宗的青岛啤酒了。”林澜很是兴奋。
苏言扫了一眼四周,不料目光正好对上解陌,他换了身黑夹克,看见苏言看过来,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些。苏言有些尴尬,掏出一颗糖塞进嘴里,拉着林澜走到部长身旁看菜单。
菜单上的啤酒价格有些贵了,几个干事拦住有钱的几位,去对面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一打崂山啤酒,回来的时候一脸无辜地嚷什么鬼没有青岛啤酒啊。苏言走在他们后面,手里拎了两大袋牛奶,林澜看到了一脸赞赏:“苏宝宝你真是越来越贤惠了。”
“等你们喝醉了,按两倍价格卖。”苏言微微一笑。
身后一声短促的笑,苏言咳了一下,转过身拿出一杯牛奶递过去:“难受的时候喝点吧。”
“不要钱?”解陌有些玩味地问,一只手伸过去拿袋子。
苏言:“······”
那边烤好的肉已经上桌,文艺部部长喊解陌过去帮忙拼桌,他回了声好就走过去,手里拎着那袋牛奶也不放下,眼尖的几个以为是他怕醉买的,一边调侃他太弱一边去抢牛奶,被解陌笑着撵到一旁。
气氛很好,肉吃得快,酒喝得更快。一轮过去,体育部的两个男生带头说这酒难喝又晕人,副主席见自己身旁的小干事一脸生无可恋,主动问他你是不是难受啊。
“学长······”林澜眨着眼睛,突然变脸成严肃的样子:“报告组织,我没事!我还能抗!”
“我去帮你要点醋。”安子修抬头征求群众意见:“这酒别喝了,我去要两扎啤,你们多吃点散散酒。”
苏言坐在桌角处注意林澜那边的动静,面前突然横了两串羊肉串,他疑惑地看过去,发现解陌撑着头懒洋洋地做出催促的动作,他不禁笑了下,道:“谢谢。”
格在两人中间的刘景城悲愤不已:“我好不容易从他们几个那抢到的你就这么给我送出去?”
“哦。”
刘景城挑起眉:“你们认识?”
“下午刚认识的。”解陌给自己满上:“不是长得好看么。”
苏言揉了揉耳朵,佯装没听到。

虽然平时搞完大事情学生会也会组织出去刷夜,但是在清吧也没怎么闹起来,现在倒是放开了喝。一群人醉的样子实在不好看,还算清醒的只能认命地将人领回去。苏言和安子修撑着林澜回去,到房门口翻遍了他的口袋也没找到房卡。苏言想着可能落烧烤店了,拜托安子修把林澜先带去他那屋,他找到房卡就回来。安子修推推眼镜没有异议。
跑到一半的时候鞋带开了,苏言蹲下系鞋带,抬头看见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的解陌:“解陌。”
解陌挥挥手,身后跟着走路不稳的刘景城。
他伸出手:“你的?”
“嗯。”苏言笑笑:“你们怎么现在才回去?”
“帮老板打······”
刘景城直接截了解陌的话,膀子毫不客气压在解陌肩上向苏言控诉:“屁了,你别听他瞎说,安副起码还去端个醋给林澜呢,这家伙直接一杯热水就往脸上扑。”
解陌一脸平静:“对不起,温度没控制好。”
“你要再烫点老子就把不到妹了,还能这么清醒地和你说话?”
“这不还有一堆汉子,试试?。”
苏言:“噗。”

#BL
评论

© 白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