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杭

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好好(1)

*正经的4.29生贺
*……迟到……然而不罚站
*私设

巷口那家小铺的门帘终是要放下来了。老爷子的身体近年来越发的孱弱,这店也日日发出沉闷的喘息,年少记忆那只爱躺在手心里露出肚皮的小猫蜷曲在店门外,人来人往却不见睁眼一瞥。
杨业明站在窗外,买下了小铺最后一件商品——红豆棒冰。他没有零钱,老爷子想了很久才算好了把钱找给他:“业明啊,姚仔怎么没和你回来,我还给他留了他最喜欢的牛奶呢。”
老爷子脸上沟壑明显,像是想起什么,眯起眼满足地笑。
杨业明挠乱了后脑勺刚理好的发,吱唔道:“他忙着呢,学校里事情多,他又是管队伍的,肯定比别人忙。您好好养身体,等好些了我再陪您去听戏。”
“哈哈哈老头子这身子骨不行喽,你和姚仔都是好娃娃,从小感情就不错,这以后啊,路长着呢。“

姚望是高二上学期转来的。那时夏天该是收尾了,却没见什么降温的迹象。
姚望长得白净,高中时候女生最喜这种五官温柔衣服整洁的男生,一群姑娘围着他问东问西。杨业明刚从摄影集上分出一点视线,连姚望的长相都没记清楚,便被隔壁校队的男生叫出去打篮球了。
男生好出风头,杨业明几个帅气的投篮引得场边那些女生尖叫不已,副队长一脸生无可恋,手臂圈住杨业明的脖子使劲向下压。
夕阳把人的影子拉得长,一副无所不能的模样。杨业明哼着调子走到停车棚,把钥匙插进孔里开锁,直起腰来看见对面有人蹲在对面那辆自行车车尾,钥匙转了好几下也没开开来。
“你车出问题了?”杨业明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皱着眉和锁较劲,额头冒出的细汗在微弱的阳光下折射出暗淡的颜色,悄无声息滑到脸侧,又被他用指尖拭去。
姚望抬头看了他一眼,很是冷漠地嗯了一声又低下头去。
杨业明自讨没趣,推着车走到校门口,翻身上车哼着刚才的调子走了。

杨业明回到家时看见桌上多出一碟糕点,蹑手蹑脚走过去直接拿过一块往嘴里塞。
杨母从厨房出来见他这样,好笑地拍他的头:“也不洗手,不嫌脏啊。”
糕点软黏,嚼在嘴里清清凉凉的舒服得很,杨业明心满意足地问:“妈你在哪买的?”
“哦隔壁新邻居给的,你别说,那家妈妈长得真好看,说话也好听。”
杨业明点头。杨母又想起什么似的,问他:“她说她家孩子和你一个学校你见过没。“
“一个年级班那么多,我怎么可能见过。”
“也对。”杨母掏出五块给他:“去,帮我到葛爷爷买袋盐。”

杨业明嘴里叼着一块糕点走到巷口,门口的小猫扒着他的裤子,杨业明低下身去把它抱起来,小家伙小声喵了一句,眯起眼睛在他脸侧蹭了几下。
老爷子坐在屋里,看杨业明来了,笑着招呼他:“业明来啦,你妈做饭又忘买盐了是不?”
“是啊是啊,她老这样您又不是不知道。”杨业明把钱放在玻璃柜上。
老爷子拿了盐,转身又从冰柜里拿出一根红豆棒冰一起递给杨业明:“来来来,爷爷请你吃棒冰。”
杨业明刚道声谢,小猫像是发现了什么,一下跃出他的怀里,他担心地哎了一句,转头就看见刚才还粘着他的小猫此刻抱在其他人的脚踝上叫个不停。
“喜新厌旧的家伙。”杨业明嘀咕,抬头去看那人的长相。
“我的天!”
杨业明一脸惊讶,这不是停车棚那家伙吗,他一脸汗的样子,难不成是走回来的?
姚望被他扬声调的话惹得发笑,可是脚旁那只猫抱得紧,他只得先蹲下去把它放在自己膝上,谁知猫咪趁机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他的下巴。
“······”
杨业明咳了一声,从老爷子那买了一瓶旺仔牛奶,几步跨到姚望身边,用罐身碰了一下姚望的上臂:“它很乖的,不咬人。你看你热的,要不先喝点牛奶?”
姚望看了一下,对他笑笑:“谢了。”
姚望笑起来实在是好看,粉白色的皮肤,眼角弯起来似新月,不过分耀眼,像咬着裹了糖的点心,甜蜜到心里去了。

老大爷边收拾钱边念叨:“新搬来的姚家的小伙啊,长得倒是乖巧呢。”

杨业明从来不信一见钟情。

“你叫什么名字?”
杨业明追过去。
“姚望。”

评论
热度(11)

© 白杭 | Powered by LOFTER